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容全堂网易博客

学习、交流、切磋、共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王爱梅回忆毛主席  

2016-12-09 23:49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王爱梅回忆毛主席

流动的“中南海”

    毛主席乘坐的专列,由三组列车构成。前面是先锋车,驻有一个警卫连,并置有安全测试的仪器设施。后面则是押道车,置有无线电通讯设施。中间的专列才是主席使用的。他办公用的那一节车厢,安放有一张大写字台,上面有笔筒、砚台及信笺。后面一节是他的卧室。这个专列外表与一般客车车厢并无二致,不过它却是防弹、防核辐射的。

    毛主席专列归铁道部专运处,1956年我从北京列车段调到毛主席专列上工作。专列工作人员必须遵守严格的纪律和保密规定。接受任务后,不准打电话,不准探亲访友,不准询问列车服务对象和运行方向。一接到命令,就必须带齐春夏秋冬四季服装和日常用品,因为不知道要左东四还足南北,更不知外出多长时间。就是在执行任务中,也必须坚守自己的岗位,不准串车厢,不准打听不该知道的事。

    每年,毛主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地。有时一年里,我们只有一个多月在北京,其他时间都随毛泽东在祖国各地视察、开会。他的交通工具主要是火车,而且经常吃、住、办公、开会在火车上。有时由于工作需要准备住在车下,但为了节省开支和不麻烦地方,就又返回到车上来住。

    毛主席曾说:“我在火车上都习惯了。工作、休息都很方便。”其实我理解他的心情,火车上的条件再好也不如下边,长途坐火车可是个苦差事,不说别的,整天的长途运行,一路颠簸,我们年轻的乘务员都疲惫不堪,更何况是—位老人呢。看着严于律己、整天为人民操劳奔波的他老人家,我常常被他的精神所感动,也更加敬佩他老人家,更加热爱自己的工作。我常常暗暗告诫自己:用我辛勤的工作,为毛主席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,让他老人家感到在火车上和在中南海一样,就像汪东兴部长经常说的那样:“专列是流动的'中南海”’。

我俩是亲戚

    第一次执行任务,车长把我叫到—边说:“这次任务,把你调到餐车做服务员工作,和刘跃芳师傅—起边学边干,而且要干好。”

    经过紧张的车辆整备后,列车进入当时的北京前门火车站第一站台。我们都严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因为我们餐车服务员不站车门,列车停稳后,我好奇地从车窗往外看。只见站台上来了—串小汽车,停车后下来不少人,又匆匆登上各节车厢。速度虽快,却忙而不乱。前后不到一分钟,列车就很平稳地启动了,到底是哪位首长上了车,我没看清。

    第二天中午,刘跃芳师傅告诉我:“一会儿吃饭的是毛主席,你给摆台。”“啊?毛主席?我给毛主席摆台?”不知是激动,还是紧张,我的心怦怦直跳。尽管我不停地告诫自己:一定要精神集中,不要紧张,但忐忑不安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。

    毛主席的用餐很简单,就是一碟红辣椒,一碟酱豆腐,两盘菜(三年自然灾害期间,改为一菜一汤一小碗饭)。他经常吃粗粮,面食很少,主食一般就是掺着小米的红糙米或几块芋头。他喜欢听京戏,一边吃饭,—边听。毛主席听的大多数是“四大名旦”和马连良、裘盛戎、张学津等名角的段子,如梅兰芳的《霸王别姬》,裘盛戎的《铡美案》,张学津的《借东风》等。

    每到开饭前,我们就把音乐柜打开,把毛主席喜欢听的唱片准备好。毛主席—进餐车,我们就把键盘钮打开,把音量调得比较低,给毛泽东创造一个轻松、愉快的用餐环境。这些.我都按刘跃芳师傅的安排布置准备好后,就到主餐车与公务车风挡连接外静候主席的到来。

    不一会儿.卫士张仙鹏扶着毛泽东缓缓地从公务车走过来。我迎上前去,紧张地说了声:“主席您好。”毛主席微笑着点点头。我和张仙鹏扶着毛泽东到餐车落座后,毛主席问我:“小鬼,你是新来的吧’”我点点头说:“是的。”“叫什么名字呀?”毛主席用浓重的湖南口音问这句话时我没听清楚,心里一直在怦怦地跳,脸有些发烧,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,求救般地望着张仙鹏。张卫士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,忙对我说:“主席问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赶紧回答:“王爱梅。毛主席”又问我:“多大啦?哪里人?”“我是北京人,今年20岁。”

    毛主席看我拘谨、紧张又难为情的样子,就放慢了说话的速度,用湖南普通话很幽默地说:“我俩还是亲戚啦。”他的这句话我听懂厂,而且听得清清楚楚。我一愣:“啊!天哪,我可从来没听家人说过,我家还有这么高贵的亲戚。”我父亲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工人,母亲是个目不识丁的家庭妇女,在我的头脑中,湖南在哪里都不知道,怎么会跟伟大领袖毛泽东有亲戚关系呢?

    我的思绪在脑海里急速地翻腾着,极力搜索和捕捉着我记忆中所有的社会关系。我摇摇头,又低下了头,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毛主席又用刚才的语调说:“你说,'王’字下面加个尾巴念什么?”“啊?那不是'毛’字吗。”我脱口而出。“对啊!”毛主席用手轻轻拍了一下桌子。我高兴地一边拍手一边说:“对,主席,我们是亲戚,我们是亲戚。”

    毛主席的饭还没开始吃,我就和他攀上了亲戚。听着他风趣的话语,我如沐春风,心情自然也就放松了。我说:“主席,既然我们是亲戚,那您以后可要多帮助、多教育我呀?”他对我微微一笑,像我们长辈那样亲切慈祥。

    这时,刘跃芳师傅走过来,一边向毛主席问好一边用手轻轻碰了我一下。我如梦初醒,赶紧对毛泽东说:“主席,您稍等,我给您上饭。”

    毛主席吃饭的速度非常惊人,一顿饭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。见他随手从盘中拿了一个苹果,我赶紧拿起水果刀说:“主席,我给您把苹果皮削了吧?”他拿着苹果像个孩子似的来回晃了几下说:“吃苹果可不能削皮。小鬼,你知道吗,这苹果的营养可都在皮上呢。”说完把苹果举到嘴边一下咬了一大口,又顺手拿起一个苹果递给我:“小王,你也吃一个。”我急忙打个手势说:“不吃,不吃,主席,您吃吧。’’他看我这样,故意一沉脸说:“我可喜欢实实在在的人。”随后又用手指了一下对面的靠背椅,示意我坐下。我双手接过他递给我的苹果,坐在他对面,也学着他的样子,不削皮吃了起来。从那以后到现在,我还保留着在毛泽东身边养成的吃苹果不削皮的习惯。

你喜欢梅花吗

    有一年的秋天,晚霞染红了天边,给大地镀上了一层奇异的色彩。劳作了一天的人们牵着牛,扛着镢头,行走在乡间的小道上。整个大地都充满了诗情画意。我们服务的专列就在这青山秀水间的南国行进着。

  毛主席已经伏案工作很长时间了,我突然想到,让毛主席也欣赏一下这里的景色,调节一下紧张的神经不是很好吗?我回到乘务室,拿起暖瓶轻轻地走到毛主席身边,给他的茶杯斟满水。毛主席抬头看了我一眼,轻轻地点了一下头,又要伏案工作。“主席,您看,这外边的景色多好看啊!”我轻轻地说了一句。毛主席抬起头,我顺手把窗纱拉开,让主席看得更远些,更清楚点儿。毛主席放下手中的笔,揉一揉疲惫的眼睛和太阳穴,顺着我指向窗外的方向看着、欣赏着。我不愿打扰正在观赏景色的主席,默默地站在他身边向外看着。突然不知原野的哪一个景点触发了主席的丰富联想,他收回眼神看着我问:“哎,小王,你喜欢梅花吗?”“当然喜欢了,父母给我起的名字就叫做爱梅,我能不喜欢吗?”我很自豪地回答。“除此之外,你了解梅花什么?”主席又问。我一时答不上来。主席接着说:“秋天过后冬天马上就要来了。冬天是寒冷的,漫天大雪覆盖着大地,几乎所有的花都凋零了,都睡觉了,只有梅花,独自盛开不败,给人以春天的气息。这些梅花有白的,有红的,还有粉的,样子很好看。你知道吗?它还有最可贵的一点,就是有不畏严寒的傲骨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用手比画着,就像一个慈祥的爷爷给小孩讲故事。那神情,那拉着长音的湖南话语,都深深地吸引着我。我心里涌动起一股激情,我想着主席话中的深刻含义:毛主席是在教导我怎样做人!“主席,我还年轻,文化水平低,我一定不辜负您的希望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都要有梅花那样的品质。”我认真地对毛主席讲着。主席笑着对我说:“这就对了,干革命不会一帆风顺,要有克服困难的勇气和思想准备……”看着毛主席慈祥的面容,聆听着主席的谆谆教导,我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中。

  如今主席离我们远去了,我也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太太,但我的性格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改变。我写了一首小诗,既是写给自己,也是告慰主席的在天之灵:峥嵘岁月稠,寒梅仍依旧。为人一生何所求,堂堂正正度春秋。

会见吕正操部长

    1959年毛主席到上海出席会议。专列正在运行中,卫士过来告诉我:“一会儿毛主席要会见一个客人,你给准备一下。”不一会,客厅的门开了,进来一个人,我端起备好的茶水送到客厅。

    “啊!是吕部长。”我看着已经坐在客厅小沙发上等候的是铁道部吕正操部长,立刻觉得亲切了许多。我把水放在小茶几上说:“部长,您先用茶。”吕部长点点头问我:“小王,一会儿主席会见我要问些什么,你能给我透点风吗?我也好有个思想准备。”我站在那儿想了想说:“不知道他要问什么,我想找铁道部长就是想了解铁路的事吧。”吕部长又说:“主席湖南口音重,我听不清楚时,你就帮个忙。一会儿他来了,你就别走开,行吗?”我高兴地说:“您是我的领导,我会尽力帮助您,这点您放心好了。”吕部长点点头。

    一会儿,毛主席由封耀松扶着从包房来到客厅。吕部长站起来向他问好,握手后,毛主席坐在双人沙发上,吕部长坐在对面的小沙发上。我从包房取出毛泽东的茶杯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。然后找一个适当的位置站在他侧身往后一点,认真倾听着他和吕部长的谈话。

    “现在你们铁路运输情况怎么样?”毛泽东开口就问吕部长。

    “总的情况是好的。就是需要加快铁路建设,需要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和时间。铁路必须跟上国民经济发展的需求,否则,有好多东西运不出来。”吕部长说。

    毛主席说:“你们要有个敢闯敢干的劲头,边学,边干,边总结,尽量少花钱,多办事,铁路建设才能加快速度。”吕部长连连点头说:“以后我们一定这样做。”毛泽东又问:“你们列车人员配备多少(指专列),如何配备?车速多少,怎样才能达到快速、准确,还不影响一般列车?”他的话问得有点快,加上口音重,又一连串问了这么多具体问题,只见吕部长在那儿一刹间看了我—眼。因涉及我们专列的事,我赶紧拿起暖瓶上前给部长倒水,小声对部长说:“先说列车配备。”吕部长伸手扶了一下我递过去的水杯接着说:“我们这专列配有列车、餐车、检车和这些车上的工作人员,另外还专门配备一名调度员。”

    毛主席一边听—边点头,当吕部长说到专列的速度时,我在毛泽东身后伸了一个大拇指和小手指作“六”字状。当吕部长接着讲专列运行和其他列车的安排时,稍微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 我对毛主席说:“主席,您喝点水吧。”他“噢”了—声,端起杯。我接着话茬说:“主席,您要问我们的车怎样才不影响其他列车,这您得定下走的时间、方向、到站,我们车上专门设一名临时调度员,他是铁路的活地图。”他一听“活地图”,“噢”了一声。

    我接着说:“只要您定下什么时间走.方向、到站,调度员就会安排好这条路线。其他列车,有的可待避,哪次列车可抢多少时间提前到达前方站,等待命令,我们专列安排时尽可能不影响其他列车,既安全又正点到达目的地。这样,我们调度员就把它绘成一个完整的运行图。”吕部长接过来说:“大体过程就是这些,如果您想了解详细情况,可把调度员叫来。”

    毛主席挥挥手说:“不用,不用,你们铁路是半军事化,有命令,有严格的纪律,我喜欢,”吕部长点头说:“那是,那是。”他又说:“不过你们也要经常了解下边情况,有什么问题及时解决。”吕部长一边点头一边说:“我们经常到下边了解情况,听取意见,发现问题及时处理,否则,是会出大事故的。平时我们每个铁路员工都学习铁路技规和客运知识,都懂得—般铁路常识。”

    毛主席听完笑着说:“听说你还管铁道兵?你们要抓紧开山修路,你们是先行官。”吕部长说:“我们要努力当好先行官。”这以后,他和吕部长又随便聊了一会儿.我看他们的谈话已进入尾声,就对他说:“我们部长枪法可好了,那次他视察成都铁路时,在山上打了好多野鸡,还给我们专列好几只呢,可香啦!”毛主席笑着对我说:“我可比不上你们部长的的枪法好,也就不能给你们上山打野鸡吃啦。”我们三个人都笑了。毛主席的这次会见在轻松的气氛中结束了。

    这次会见后,吕部长非常高兴。还特意请我们吃了他东北老家的三鲜馅饺子。

(2016年12月8日,王爱梅在“中红网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”发言摘录)

王爱梅回忆毛主席 - 容全堂 - 容全堂网易博客

 

王爱梅回忆毛主席 - 容全堂 - 容全堂网易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